莫塞尔 是一种任性

首页 美酒 良食 提货卡 好物 发现 小莫说 MOSSEL

2016年10月,雪中收割打场 · 2016年10月,雪中收割打场

几年前的一个秋天,深圳还是穿短袖的季节,三千多公里之外的黑龙江五常市,已经是初冬时节。稻田里一垛一垛码放着十多天前收割下来的稻穗,这是五常独特的水稻收割方式,将水稻割下来后码放在田间,自然风干晾晒十来天,再脱粒、装袋、入仓。

那天下午,我们刚刚结束在一个大型水稻合作社的考察,来到民乐朝鲜族乡最偏远的陆家村,去考察另外一家合作社。民乐是五常大米的经典产区,陆家村是民乐最偏远的村子,鲜有外地采购商愿意主动深入这里的乡村。十公里泥泞崎岖的砂石路,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是我们在五常走过的最烂的路。

考察完毕,已是夜深时分,窗外大雪纷飞。五常水稻秋收是在每年十月底至十一月初,这时候的气温已经达到零度上下。没有路灯的崎岖村道,伸手不见五指,初雪后的公路泥泞不堪,一路小心翼翼,终于将车开回市区的酒店。

见证风雪,才能有所收获,正是这次风雪傍晚时分的造访陆家村,造就了后来的莫塞尔有机五常大米的持续畅销。

五常大米

那一年,我们在五常大米业内还是新兵。我们的工作之一是市场调研,先逛街头早市和小批发市场,再去超市和便利店,居然很少见到卖五常大米的。原来市区的老百姓几乎都有自己的买米渠道,要么本来就是进城农民,家里有田,要么就是在农村有亲戚朋友,所以风靡全国的五常大米,在五常市区的卖场反而不容易见到。终于,我们在市区最繁华的雅臣大道上,发现了一排数家五常稻花香专卖店。挨个走进去询问,普通的非有机认证稻花香米,只要六七块钱一斤,店家还言之凿凿说是纯正稻花香。这个价格让我们震惊,这几天接触的两家合作社谈到的大宗采购价格比这个零售价格要高很多。难道我们被合作社的农民忽悠了? 我们找到了当时也在五常出差的另外一家大型企业的采购同行,一起交流探讨一下。深夜在酒店一番详聊,才知道,这些六七块钱一斤的,正是所谓的调和米。他告诉我们,五常大米甲天下,天下大米假五常。五常大米属于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只有在国家标准规定的五常市指定区域内种植的稻花香2号品种的大米,才能叫做五常大米。每年全五常的稻花香总产量不足百万吨,但全国范围内在销售的各种五常大米至少十倍于此。常见的造假手法是将其他的东北大米品种冒充稻花香,或者在稻花香中掺杂其他外观类似品种的大米,业内称为调和米。

雅臣大道上的那些专卖店,其实是做外地人生意的。如果到了五常,不深入田间地头,是找不到纯正的五常大米的。两年后再去五常,随着政府打假力度的加大,那些明目张胆卖假米的现象,收敛了很多。

2017年12月,五常市政府领导莅临华为 · 2017年12月,五常市政府领导莅临华为

2017年12月1日,五常市市长带队参观华为,市长一行进入G区企业网行业解决方案展厅前,在旁边的咖啡吧见到有在销售莫塞尔五常大米,大为惊喜。我告诉市长,这些大米来自民乐乡陆家村的合作社,600亩土地已经有机耕作8年,近年来所产有机大米全部被华为莫塞尔采购。市长很认可我们这种深入到最基层的合作社直接采购的做法,而且民乐又是五常的招牌产区。这位市长,曾经在深圳的坪山新区挂职锻炼过,很有开拓、创新精神。这两年,五常市的大米打假行动魄力日益增强,措施也越来越多。后来,我在媒体上看到市长明确表示,“正纯新”的五常大米价格不会太低,一斤五常稻花香米至少应该十元以上。 五常大米素有“千年水稻,百年贡米”的美誉,虽然源于五常,但是现在五常的周边市县都有种植,也包括与五常接壤的吉林省舒兰市和榆树市,这两个外省的城市也在种植稻花香大米,由于地理位置接近五常,水土和气候条件也相近,他们种植的稻花香大米在外型上和五常产的稻花香基本没有区别,但不属于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范围,不能称为五常大米。还有稻谷是可以多年储藏,最新鲜的五常大米,只在当季,从秋天收获到次年下一轮收获前,才能说的上是当季新米。所以市长要强调“正纯新”。当然,这是指普通的五常大米,如果是有机种植并获得权威认证的五常大米,价格更高。

农产品的采购,靠经验,更有诀窍,当然也有一些商业上的策略和技巧。
我总结起来,无非就是“结硬寨,打呆仗”,这是曾国藩的湘军的作战策略,没有太高深的东西,靠的是扎扎实实去发掘真相,夯实从采购认证到供应链管理的每个环节。莫塞尔在原产地直采、求真溯源的路上,走了将近十年,这正是一段“结硬寨,打呆仗”的历程。
我总结一下,有四点经验可以在公司内部分享给大家:

2018年10月,莫塞尔采购人员秋收现场督导 · 2018年10月,莫塞尔采购人员秋收现场督导

挽起裤脚下乡
深入最基层
五常市有将近三百家大米企业,这些企业开足马力,一个月就可以将五常市的当年所产稻谷加工完毕。
这些大米企业中不乏中粮、北大荒、华润五丰等大企业的下属品牌,但他们都有共同的风险点,就是各个环节的管控,链条越长、企业越大、品牌越强,管控难度越大。我们选择了深入最偏远的村庄,找到当地规模最大的种植者,不仅是种粮大户,还是村里合作社的带头人,拥有自己的大米加工厂。粮食从收割、入仓到加工,全部不用出村,减少了周转环节带来的各种问题。而且,因为是大户实名耕种,由于人力所限,事事亲力亲为,每个环节都会去监控,他们更是将长期声誉看得远重于短期利益。

下乡采购的难点其实不少,远比坐在办公室找个大型米业公司要难得多。尤其是我司历史上,基本没有过与农户、与合作社直接采购的先例,从合同到发票,从认证到履行,都有不少意想不到的困难。另外,由于是农户,在包材、加工品质、物流服务等方面,与大厂相比,都会有很多不足,需要一起慢慢打磨。

双脚沾满泥土
业内最严格的过程管控
在合作的最开始两年内,我们一年会去三四趟五常,了解和监控从种植到加工的每一个环节。去了两次之后,所有的田园风光、乡土人情,都不再有新鲜感了。三千公里四小时的飞行,然后是自行驾车三小时抵达村里;跟随农民的节奏,起得比鸡还早,天亮就去田间;每天风尘仆仆,回到酒店就必须彻底清理相机里外的尘土。去得多了,离现场近了,才能更接近真相。

五常大米

高频次的检测、
测评与供应商考核
我们在业内首创,通过瑞士SGS公司的食品检测技术,来保障产品品质。欧盟标准的农药残留检测、中国国标的加工品质与食味值检测、重金属检测、转基因测试等等,数百个相关指标,无一遗漏。而且,检测涵盖到每一批次采购到货的大米。

同时,每个季度,我们还会进行用户满意度调查,开展大米食味品质的感官测评,测评采取专业评委、用户评委参与等多种方式。调查、测评的结果,结合其他指标,作为对供应商的关键考核因素。

深淘滩,低作堰 再严密的监控体系,也难免有疏漏,缺乏信任基础的监控解决不了五常大米掺假的问题。当我两年内第六次站在民乐乡的土地上时,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一点,同时也想起了华为公司的经典管理哲学,深淘滩低做堰。通过深淘滩提高核心竞争力或降成本,低做堰向上下游分享利益,不做黑寡妇。我们跟合作社签订了《互助双赢合作备忘录》,明确了在严格考核基础上,如果合作社在种植、加工、交付等方面表现优秀,我们将另行给予奖励。同时,明确了其他一些互助双赢措施。目的就是,将农民兄弟当成真正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简单的供应商。

2018年10月,五常市陆家村有机水稻基地 · 2018年10月,五常市陆家村有机水稻基地